那篇網誌接下來提到在2005年時,朱學恆在清大與李家同會面,「兩個人面對面坐了下來。我開始簡報我們所做的開放式課程。」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中,我對這個號稱台灣的良心,媒體眼中的教育界的聖人的敬意和歉意,慢慢慢慢的消失。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在媒體前面露出一臉慈祥和藹容貌的老人接下來的轉變。
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李家同提到技職教育體系的學生,和那些英文能力不好的人的時候,他臉上露出的鄙夷和不屑的表情。
我永遠不會忘記,除了金庸小說中的君子劍岳不群之外,這是我第一個見到公開場合和私下場合差距這麼大的慈祥長者!
而在這一小時當中,那些消失的敬意和歉意開始被滿腔的怒火所填補。
為什麼只因為英文能力不好,就要被你認為不足以就讀台灣那少數的頂尖學校和科系?
為什麼只因為就讀技職學校,就要被你認為能力不足?
而為什麼抱持這樣偏頗、武斷的歧視的老頭,在台灣卻有成千上萬跟一小時前的我一樣,從未見過他本人卻對他盲目崇拜的群眾!」

這應該算是朱學恆在網誌上對李家同所做的指控中最嚴厲的一篇,相信99%的人看到這篇都會跟著朱學恆一起同仇敵愾,但我相信還是有極少數能獨立思考的人不會跟著熱血沸騰,至少我就不會,我血液的沸點比較高,原因之一是我覺得對這種兩個人在密室中發生的事應該要特別謹慎,因為通常沒證據,這也不是說我認為朱學恆在造謠,而是如果要做出這麼嚴厲的指控,沒證據的話至少也該敘述得嚴謹一點。在上文中,朱學恆最想強調的是李家同「他臉上露出的鄙夷和不屑的表情。」(因為這句是唯一字型被放大加粗體)

有這麼一個近距離接觸到李家同並能告訴大家李家同是哪裡可惡的機會,結果所做出的最嚴厲指控就是「他臉上露出的鄙夷和不屑的表情」,我的想法就是,難道就不能「完整引述」一句從李家同口中說出來的、他到底是有多歧視某族群學生的話?如果他說出了像是「某族群學生在我眼中根本什麼也不是、根本是個屁。」的言論,我一定加入譴責的行列,他如果說出某族群學生「英文不好」或「能力不足」,這是歧視言論還是陳述事實,我想是有討論空間的,不過到底那天李家同在密室裡說了什麼,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只知道他在朱學恆的眼中「露出了鄙夷和不屑的表情。」我只想說,在法庭上如果要告人妨礙名譽什麼的,只說對方露出鄙夷和不屑的表情而講不出對方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法官只會覺得你是來亂的。

此外,最引起我興趣的一點就是,朱學恆提到與李家同會面的目的是為了向李簡報朱所致力推動的「開放式課程」計畫(一個集合義工、將國外名校的課程翻譯成中文供大家免費使用的計畫),但最後整件事的演變就變成上面那樣,那麼究竟簡報的結果如何?李家同支不支持這個計畫?朱學恆沒有說,我們只知道自從那次會面後,朱學恆對李家同反目成仇。

雖然朱學恆寫了李家同那麼多生活大小事,卻沒提到李在聽了簡報後,對開放式課程的態度,但顯然李家同不可能會支持這個計畫,一來如果支持的話,我們就看不到後續這些精彩的恩怨情仇,二來李家同長期鼓吹要好好學英文這件事,認為學好英文才能與國際接軌云云,這點事實上與開放式課程的核心價值是互相衝突的,試想,如果每個人都開始努力去學英文,以求能直接接觸到國外的最新知識,那麼這個由朱學恆耗盡心力、甚至可說是押身家所推動的開放式課程計畫,翻譯出來的資料最後是要給誰看?其實開放式課程計畫在我看來,注定是一個大而無當且成效不彰的計畫,原因有很多,也許將來可以專文敘述。

一個原本只是單純的理念衝突,最後演變成一場鋪天蓋地的人格毀滅戰,從這點來說,朱學恆是成功了,但在網路世界把李家同鬥臭了又怎樣?現實生活的種種問題依然存在,就如同朱學恆在9月23日的噗浪所說:「昨天丈母娘語重心長的跟我說,朱小胖要出生了你得認真賺錢……好吧,我好像該認真發揮一下阿宅的宅鬥力了。」希望朱學恆真的能開始認真賺錢,不要讓大家以為阿宅都會讓丈母娘擔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anzen 的頭像
shianzen

閒人部落格

shianz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